目標遙遠,輕鬆地走


有一位美國專欄作威廉.科貝特,曾經寫:我們的目光不可能一下子投向數十年之後,我們的手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觸摸到數十年后的那個目標,期間的距離,我們用什麼心態去完成呢?

可是他心目中的「鴻篇巨作」卻怎樣也寫不出來,感到十分痛苦。

最後有一篇讓他終身難忘的一席話:

「今天走的路,你要記在心裏,無論你與目標之間有多遠,也要學會輕鬆地走路。只有這樣,在走向目標的過程,才不會感到煩悶,才不會被遙遠的未來嚇到。」

耕種的路一點也不容易走,也是有一條漫長的路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