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標遙遠,輕鬆地走


有一位美國專欄作威廉.科貝特,曾經寫:我們的目光不可能一下子投向數十年之後,我們的手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觸摸到數十年后的那個目標,期間的距離,我們用什麼心態去完成呢?

可是他心目中的「鴻篇巨作」卻怎樣也寫不出來,感到十分痛苦。

最後有一篇讓他終身難忘的一席話:

「今天走的路,你要記在心裏,無論你與目標之間有多遠,也要學會輕鬆地走路。只有這樣,在走向目標的過程,才不會感到煩悶,才不會被遙遠的未來嚇到。」

耕種的路一點也不容易走,也是有一條漫長的路。

時分券和時分生活墟@天秀

星期五星期六和星期日,都是去農墟。今日支持關綜聯,農場開始唔夠菜,但應承了支持,不能不去。

   
    

 
要和綠色錦上路合作農場,集合到平記早兩日收的三十斤薯仔、先豐田嘅油麥菜、我地農莊的紅菜頭、蕃茄、翠玉瓜和栗米,睇下會唔會很快便清晒?

  
時分生活墟,係聯綜鼓勵用時分券,我哋接受這種綠色貨幣,推動基層經濟,和建立報信互助的社會。

天姿作圍是發起人,關注綜援低收入家庭的聯盟(簡稱關綜聯),她們主動聯絡綠色錦上路,綠色錦上路也支持這一種綠色貨幣,這是社區農業一種計劃。藉着共同更作,或者參與社區銷售,讓天水圍的基層婦女,在照顧家庭以外,建立社區聯繫,並且改善生活加強天水圍居民對社區的歸屬感。她們藉時分券,以勞力換取這一種時分貨幣,星期六他們可以用自己手上時分券,係天秀農墟向支持攤檔購買食物。

    
琴日係中大山城,兩個鐘頭,生意很好,但

最後一次,休息四個月。

要留在?還是往前走?

我有的是誤打誤撞嘅心,得個勇字。路真的很多,但因為生命是一座迷宮,每一條路都有出口,可能你我都是要
在長短不拘的時間,才能找到各自的出口。回想初心,即使外面仍然是一片枯寂寥落,不推開最後一扇門,不知道後邊是什麼風景。
每一個人都在種種子,可以想清楚,找個地方種下去,只要選的在正確的地方,就用我們無盡的熱情。

城大有機分享日

   

  

 星期五,同一日,要幫手兩個大學農墟,分別我去中大,農友及朋友去城大,中大的體驗,很多幫襯的教職員有很多很有心來看及買東西。城大是一個food science 的教授主辦,邀請了有機資源中心黃教授做嘉賓,搵了有機農業大聯盟、綠色錦上路及綠色人間等農夫組織支持,同事看到因為得到學校的管理層出力支持,有一班學生協助,大家都開心渡過了一個下午。生意也收穫豐富!